第一卷 烈火永生 第七十一章 兵临城外(1 / 2)

暗陆之末 阳光真强烈 3527 字 1个月前

天启明白,世界上不存在白吃的午餐,既然赐血的效果如此之好,就不可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,想要获得它所带来的好处,就必须要支付足够的代价。

卡赞和薇薇再次对视了一眼,这次却没人愿意先来说,最后还是卡赞磨磨蹭蹭地站了出来:“理智,那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图案在分割力量的同时,会切割赐血者的理智,如果进行太多次,他最终会变成一个只知道破坏和杀戮的傀儡。”

天启心里咯噔一下,他已经进行了一次赐血,目前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,但是他不确定是否会产生什么后续影响。

仿佛看出了天启的想法,薇薇继续说:“不过你也不用担心,通过结算和观察血侍的行为模式,我们推测要累计赐血十次左右的时候,理智才会受到明显的影响。”

“那么,你们是怎么知道的?图案的效果用公式能算出来的吗?”天启脑海中还残留着许多来源不明的炼金术知识,他明白什么是可以计算的,而什么是不可以的。

“这个……”卡赞第三次与薇薇对视,“薇薇说她有一些模糊的记忆,在小的时候似乎见过那个图案。”

“没错,我隐约记得有一次在父亲的笔记里看到过,但是还没等我看清楚就被父亲抢走了,他说那个东西会让人陷入疯狂,并且直接把那一页撕下来烧掉了……”薇薇的脸有些苍白,不知道是不是被灯光照射导致的,“然后他似乎在那嘀嘀咕咕些什么‘不属于人类’、‘不属于这个世界’、‘恶魔的诡计’之类的。”

天启若有所思,他想起了杜登在日记里写下的话:为什么会那个家伙会出现在我的梦里,而且太真实了,我到现在还记得它给我看的那个阵列。

“你们都看过杜登的日记了,‘那个家伙’是指谁?”天启似乎是在询问,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两人面面相觑,杜登对于他们来说是几百年前的古人了,如果连来自古代的天启都不知道,他们俩就更说不清了。

“好吧,现在也不是探究这些的时候,但是你们不会是凭借薇薇模糊的记忆来推测出那个图案的作用的吧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薇薇瞪了天启一眼,在人类里恐怕只有她敢这样做,“你想想血侍的位阶,最低等的普通血侍,十夫长、百夫长一直到万夫长,有什么规律?”

“呵,所以你们说赐血的上限是十次?”

“没错。”卡赞又接过话头,他们两人总是这样一唱一和,活像一对喜剧演员,“天启阁下,我相信以您的睿智一定已经发现了,越是高等的血侍,就越是冲动、嗜杀,甚至像余烬、古斯塔沃这样的领主,经常因为一些小的念头就会偏执地去进行一些疯狂的行为,比如余烬对于狩猎的痴迷,古斯塔沃居然如饥似渴地想要斩血,我认为这都是因为赐血产生的影响,而位阶更高的血侍要赐血的对象群体则更大,像一般的低等血侍,他们的力量不足以完成赐血,所以性情上其实与普通人一般无二,几乎只是龙血之力让他们的情绪更加容易暴躁一些而已。”

天启越听越觉得有道理,心里渐渐地接受了两名年轻人的推论,三人又聊了一会,天启忽然提出一个新的问题:“你们谁知道日记里提到的‘卫道者’是什么?”因为他忽然想起了,杜登在日记里提到了这个名字,而他似乎再躲避这个或是这些人。

卡赞几乎没有犹豫地就回答上了:“这我知道,我曾经在古斯塔沃的藏书馆里读到过。卫道者是六百年前人类帝国的一股势力,不,准确地说是一个机构,他们直接听从皇帝的调遣,是对人类帝国最忠诚的卫士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杜登公爵被皇帝盯上了?”天启把‘公爵’两个字咬得格外重,意思很明显,拥有这样显赫爵位的贵族,又怎么会被皇帝的爪牙追逐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