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卷:流云山 第十八章:名士风流(1 / 2)

慧心大师歇息了一会儿,停止诵经,看了看天色,拿起禅杖,继续上路,恰好和路一二人背道而行。

一路上不紧不慢,看起来闲庭信步,但如果有修为高深之人留意就会惊骇的发现其实慧心大师走得极快,只是路过村庄和镇子的时候才真的慢下脚步,慈眉善目的和每一个望向他的山野村夫调皮孩童打招呼。

松阳郡位于钱塘郡西边,而烟霞山就是两郡交接之地。

太阳西斜的时候慧心大师就已经站在烟霞山山麓,这次要去拜访的老朋友曾经说过,夕阳下的烟霞山是他心中天下名山大川难得一见的真正胜景。

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高大老人,须发皆白,长袖飘飘,沐浴着血红夕阳飘然下山。

慧心大师面露笑容,双手合十道:“烟霞居士别来无恙?”

名叫烟霞居士的高大老人翻了个白眼,闷声道:“慧心,我是不是也要恭恭敬敬的称呼你一声大师?”

两人相视大笑,携手开始登山。

节气已然入秋,山林里的一些树木开始落叶,厚厚的铺满山路,金黄一片,行走其上,脚底发出轻微的咔嚓声响,别有一番滋味。

烟霞居士真名叫李潜之,隐居在烟霞山蜂尾谷,进山还有不少的路程,不过二人都没有施展轻功,而是慢悠悠的穿行在山林中的崎岖小路,闲庭信步。

老友重逢,走走看看,说说笑笑,原本就已经是最美好的风景。

“怎么舍得下山?当年我可是撒泼打滚都用上了,也不见你愿意挪一挪窝。”

慧心叹息道:“佛家之人,容易坐井观天,而且年岁大了难免静极思动。”

李潜之笑道:“你这坐井观天四个字意有所指啊!”

慧心心知斗嘴一事自己本就不擅长,所以干脆沉默,神色变得愈发愁苦。

“哎!哎!别这样,我最怕看见你这一副苦瓜脸的模样,说说看一路行来有何感触?”

“众生皆苦。”

慧心惜字如金。

“不出一年,洛阳必破,所以你现在看到的还只是乱世的一个开头。”

“那可如何是好?”

李潜之笑道:“你一个方外之人,忧心这些事情做什么?又岂是你能管得过来的。”

慧心抬头看了看远处归巢的一群野鸟和几缕隐藏在深山的炊烟,感叹道:“大千世界,原本应该自然宁静各行其事,偏生掌权者野心勃勃,乱了世道。”

李潜之冷哼一声:“苍蝇不叮没缝的蛋。”

叹息一声继续说道:“李赐原本可以做一个安稳的守成皇帝,但天性多疑刚愎自用,还用人唯亲,今日时局,他罪莫大焉。”

慧心看了看老友神色,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你贵为当今皇叔,避世不出,图个耳根清净,是不是同样罪莫大焉?”

“皇家之事,哪里有那么简单,说白了始终是骨肉相残,只是苦了天下百姓。”

李潜之苦笑一声,弯腰从地上捡起一片落叶,神色落寞。

“洛阳城破之后谁最可能得登大宝?难不成真的皇位落入宋王之手?”

李潜之冷冷的说道:“宋王李乾残暴不仁,看起来势大,但辽王李汉、建王李复、魏王李颜这三个亲弟弟肯定不服气,而唐王李道真、楚王李荆、齐王李福几个晚辈谁又不是包藏祸心?都等着渔翁得利?”

慧心忍不住说道:“你说了等于白说,而且还漏掉一个足够左右局势的老牧王李谨和新牧王李修白。”

李潜之笑了笑:“牧王什么都好,就是太过迂腐,否则他确实最为合适,而且麾下兵精将广,人才济济。”

“会不会洛阳城破之后形成七大诸侯进攻江南道,瓜而分之的情况?”

“如果真是这样,倒是正如我意,怕就怕李修白听从老牧王的安排,救下李赐划江而治,这样的话世道只会更乱。”

两人闲聊之际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一个小山谷的入口。

李潜之大笑道:“先不要再说那些天下大事!很久没有尝到你亲手做的素斋,甚是想念,我可是什么都准备好了,只等你来。”

蜂尾谷入口藏在两块刀劈斧削的巨大岩石之中,绿萝缠绕,生人走进也并不一定可以发展,一条小溪流沿着石壁潺潺流过。

穿过狭窄的入口眼前豁然开朗,谷内绿草茵茵,怪石嶙峋,三间简陋的木屋,其中一间炊烟袅袅。

一条小瀑布挂在对面石壁之上,泉水飞溅,快到谷底的时候化作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,飞入小水潭不见踪迹。

整个山谷并不大,隐约形成一个椭圆,联想入口处的狭窄,确实颇像一只蜜蜂。

“好一个桃园胜景。”

饶是慧心这个方外之人也觉得心旷神怡,真是一个隐居的绝佳之地。

李潜之面露得色,笑道:“走遍大江南北,辽北苦寒,西北风沙漫天,岭南太过潮湿,还是这江南道的水土最为养人。”

一个六七岁的清秀少年手里挽着一个竹篮,里面装着一些刚刚采摘而来的新鲜蘑菇,看到二人连忙恭敬的行礼道:“欢迎贵客临门。”

慧心合十还礼,轻声说道:“小檀越好深厚的修为,果真是后生可畏。”

李潜之气笑道:“又来这一套,你要说我是天下第二,我倒是想要看看谁敢承认自己当那天下第一!”

慧心面露惊慌之色,双手乱摇,焦急的说道:“你可莫要胡说八道!武艺向来是用来强身健体的,只要身体康健,哪里还分什么第一第二!”

少年见老和尚说得有趣,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。

李潜之说道:“你看看,小辈都不服气了!你不让他开开眼界?”

慧心无奈,只得诵经,不予理会。

少年跃跃欲试,在得到师傅的眼神默许之后轻轻放下篮子,抱拳道:“晚辈李慕然,请大师不吝赐教。”

说罢,拉开架势,双掌一错,左掌在前,右掌在后,攻了过去。

正是李家不传之秘黄龙决上记载的黄龙掌,招式大开大合,黄龙决本就走的是霸道路线,谷内顿时掌风四溢。

慧心无可奈何,看到少年一掌已到胸前,合十的双掌微微前推,身上袈裟无风自动,口中低喝道:“定!”

少年李慕然只感觉自己内功如泥牛入海,双掌软绵绵的使不出半分力气,想抽身后退也是不能,心中大惊,突然老和尚手掌上传来一股暖洋洋的力道,顿时浑身舒泰。

两人一触即分。

李慕然失声道:“大师用的什么妖法?”

李潜之板着脸喝道:“慕然休得胡说八道,慧心大师修炼的是佛家正宗不动明王印!你少见多怪,还不快快给大师道歉!”

慧心摆摆手,示意不用。

李慕然也乐得如此。

慧心苦笑道:“来你这里不光要自己下厨,还得打架!真是不划算。”

李潜之哈哈大笑,示意李慕然退下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我这个徒弟怎么样?如今江湖上可还有差不多的对手?”

说完目光睥睨的看着老朋友。

慧心苦着脸说:“厉害!不过……”

李潜之一愣,问道:“不过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