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邀请相商(1 / 2)

返回衙署的路上,钟逸与李旭仍在交谈与白莲斗争一事,他们希望从前人的教训中汲取经验,就比如陈达斌,又比如霍单。虽然他们二人可以说在海津城中毫无成就,但能够查明事情的严峻程度就已经很不错了,他们的经历至少可以告诫钟逸千万不能狂妄自大,一定要把白莲教当成可怕的对手,给予他们足够的重视!

“李旭,你知道陈帅陷入最大的误区是什么地方吗?”钟逸卖了个关子。

李旭十分真诚的摇头道:“不知。”

钟逸一针见血的说到了问题的关键:“陈帅的错误是存在于思想上的,他将目光仅仅局限在白莲教上,又岂能不败?”

李旭当下便迷惑了,他头脑愚笨,完全想不明白钟逸的说法,为何就叫不能将眼光放在白莲教上?他们前往海津城中此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剿灭白莲教?如若不时刻关注他们,难道还有肃清海津城的官场?虽然钟逸是皇上御赐的钦差,可也不能这么干事呀,处处树敌对自己是没有好处的。

他开口问道:“大人,您这么说属下就不明白了,陈帅只局限于白莲教,这难道不正常吗?咱们此行就是为了白莲教而来,若不盯着他们,又要关注谁呢?难不成大人您另有高招?”

钟逸点点头,道:“我从进海津城城到现在,一直没有刻意宣扬,没有惊动百姓,就是因为吸取了陈帅的教训。大张旗鼓不是什么好事,往往能取得最后成功便是扮猪吃老虎的人,这些人低调行事,谦卑做人,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,只有在要紧关头,才会展露而出。因为他们明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,这次的情形便正是这般道理,我们蛰伏之后,令对方放松警惕的情况下或者等到白莲教有所动作,从而抓住机遇,将其一举拿下!静则如山,无懈可击,动则如风,处处破绽,只有等白莲教动起来,我才能找到机会......”

李旭今夜受教不少,钟逸一席话令他受益匪浅,无论在什么时候走到什么地方,这套招数都适用,不过也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改动,无所谓什么最好最坏,只有适合才是最佳。

他十分真挚的称赞道:“大人高明!”在李旭这帮从东都跟来的老伙计眼中,钟逸每一步取得的成就都看在眼中,他的为人处事、交际能力、文思才学,都使他们钦佩不已,甚至在他们着群旧人的心中,钟逸比陈达斌的威望都高。

毕竟钟逸愿意自掏腰包犒劳他们,可陈达斌不会,其他的千户也不会,他们相信,全天底下比钟逸好的上司再无几个。

钟逸苦笑几声:“哪有什么高不高明,这也不过是无奈之举罢了,如果能有雷霆手段来收拾他们,我绝不愿意在海津城多呆一日,可这不是没有嘛,除了等对方的纰漏,只能设几步不痛不痒暗棋,若时候一到派上用场自然是好,可要是屁用没有,也只能接受而另辟蹊径。”

“能做到大人这步已经很不错了,属下觉得,哪怕陛下再派遣另外的人选前来,他们也不外乎大人这般做法,甚至远远不及也。”李旭不着痕迹的拍了一个马屁。

钟逸淡淡一笑,自顾自思索的嘟囔道:“但完全被动下去也不是办法,若白莲教已布置好一切,就差让我落网,那么这也不是什么好消息,我固然不能贸然动手,可白莲教也期望我这个御赐的钦差尽长时间的拖延下去,给他们发展的机会与时机......”

思前想后,钟逸心中隐约有了法子:“李旭,待到明日,你派人将海津城内城外所有的望族乡绅全部请来,我有事相商。”

“好!属下明日一早便去办!”

既然是钟逸的安排,那就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,李旭不去多问既是对他的信任,同样也是作为下属的本分,他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,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逾越,哪怕平日里与钟逸的交情有多少,可这种时刻,一定要保持本心,铭记自己身份。

在众锦衣卫精锐的保护下,钟逸完好无损的回到锦衣卫衙署,他原本应当再次拜见陈达斌,这便是属下之礼,不过看到陈达斌屋子已经漆黑无比,没有一点光亮,遂放弃这个念头,陈达斌受伤这么重,应当好好养伤,自己就不必打扰他休息了。

钟逸居住的屋子就在陈达斌的旁边,不知是不是陈达斌可以安排,在他离去的这段时间内,房间已被打扫干净,甚至到一尘不染的地步,书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,字画玉器也放置四周,虽不说华丽,倒也可以称得上文雅,布置者的的确确是上心了。

躺在异乡的软塌上,钟逸合眼后心里总觉得不安,海津城内危机四伏,就连睡觉,都要担心有没有人来刺杀于你,堂堂朝廷钦差,按理来说也是名震四方的存在,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是前拥后簇、人人讨好,何时像钟逸这么窝囊的要担心性命安危,真是人比人气死人,就连钦差大臣,钟逸都不如别人。

不过整日的奔波令他疲惫不堪,夜宴上虽然喝酒不多,可仍是应酬了海津城不少官员,在酒精的作用下,钟逸很快便进入了梦乡,可睡着之后,他的双眉仍是紧皱,从来没用散开的时候,看来白莲教的确给了他很大的压力。

......

......

翌日,钟逸精神抖擞的从屋内走出,迎着初升的太阳,整个人都充满斗志,好似昨夜的担忧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,其实这也不难理解,人的心情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好变坏。漆黑的夜,寂静孤零零一人,定会想起许多不快的事,可清晨时分,入眼间便是朝气蓬勃的画面,哪还能失落不悦呢?

洗过脸漱过口,钟逸听陈达斌房内有了动静,便主动前往行礼,陈达斌仍瘫卧在床,上半身缠着厚厚的白布,白布下是触目惊心的伤口,如今已快到结痂的地步。

不知是不是钟逸的错觉,他见陈达斌的脸色比起昨日要红润一些,虽然嘴唇仍是苍白毫无血色,可脸颊的确有所变化,或许......正是因为嘴唇的衬托?

“属下见过陈帅。”钟逸单膝跪在床榻前,神情恭敬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