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陌刀入阵(1 / 2)

庶子夺唐 江谨言 3349 字 4天前

薛延陀战局已危,夷男为转乾坤,命莫罗率可汗狼骑入阵,务求能一举擒拿李恪。

谁人都知,李恪乃并州大都督,北伐大军主帅,更是唐廷楚王,皇帝李世民的爱子,若是能将李恪擒拿,不止能使唐军投鼠忌器,逼使其退军,甚至可以以此和唐廷和谈,得到唐廷的扶持,重复其漠北霸主的位置。

薛延陀阵中,一阵声音奇特,似有些像狼嚎的角号声在薛延陀军中响起,战阵中的薛延陀士卒顿时精神为之一振,他们都知道这声奇特的号角声意味着什么,薛延陀最精锐的可汗狼骑来了。

可汗狼骑可以说是薛延陀士卒的信仰,每一个薛延陀儿郎都以能入可汗狼骑为荣耀,只是可汗狼骑择选甚严,寻常人根本难及门槛,故而入可汗狼骑也是无从谈起,随着可汗狼骑下场,薛延陀人的士气顿时暴涨。

“大都督,当是夷男的可汗狼骑动了。”苏定方听着耳边的号角声,又看着眼前薛延陀士卒的变化,对李恪道。

李恪笑了笑道:“很好,本王等的便是可汗狼骑,如此一来倒是省了不少功夫。”

薛延陀人太多,强攻不易,要想速败之,杀其人不如破其胆,而夷男的可汗狼骑便是薛延陀人的胆,只要李恪破了可汗狼骑,薛延陀人不杀自败。

“席君买何在!”李恪一声高喝,唤道。

席君买在军中已经待了许久,早就等地急了,一直在等着李恪点他的将,可是李恪却迟迟没有动静,一直等到了现在,席君买包括他的陌刀营,心中的一股气早已经憋了许久。

“末将在。”席君买闻言,策马到李恪的身边,朗声回道。

李恪道:“磨砺三载,陌刀营名扬天下便在今日,可汗狼骑的人,本王不要活的。”

“诺,末将必不负殿下期许。”席君买得令,翻身下马,传令陌刀营近前。

席君买将令达下,原本布于唐军大部之后的陌刀营闻令上前,挡在李恪的身前。

陌刀营中每人俱是壮力之士,手持阔刃陌刀,身披精铁重甲,仿佛在李恪的身前浇筑起了一座钢铁城墙。陌刀军的士卒个个身形高大,衣甲兵刃泛着寒光,叫人望之不寒而栗。

而这,就是李恪敢亲自提兵东进,孤军空悬的最大底气!

随着薛延陀阵中一阵如狼嚎似的号角声断,薛延陀阵中辟开了一条路,一众三千人,身披皮甲,手持马刀的轻骑破阵而来,这正是夷男寄托以厚望的可汗狼骑。

与此同时,前部的唐军也得了将令,也不去死命抵挡,而是边打边散,慢慢地往两侧散开,给迎面而来的可汗狼骑让开了条路,把身后中军的位置半送了出来。

唐军的举动着实也叫可汗狼骑的统帅莫罗诧异,莫罗奉可汗夷男之命破军擒拿李恪,直取大唐中军。如此一来,若是能生擒李恪固然最好,就算不能,也能威胁到大唐军中军,搅乱唐军阵型,乘势破了唐军。

可莫罗万万没有想到,唐军的阵型非但没有因此而混乱,反倒慢慢地将中军的位置让了出来,甚至可汗狼骑不费力便冲杀到了相距大唐中军两百步的位置。